快捷搜索:

从而试图释放资金

  近日,日产汽车的股价下跌9.6%,至10年来最低水平,在日本汽车制造商中市值下滑至第五位,总价值甚至低于斯巴鲁。

  据《欧洲汽车新闻》报道,截止当地时间2月14日,日产汽车市值降至2.17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381万元),落后于斯巴鲁、铃木、本田和丰田。事实上,日产汽车的股价自今年年初以来已经下跌了19%,而在2019年和2018年分别下跌了28%和22%。受美国市场销售下滑的影响,日产汽车将其全年营业利润预期从此前预估的1500亿日元下调至850亿日元,并取消了年终派息。除了关键市场销量增长乏力之外,自该公司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被捕后,公司高层管理框架不稳,对公司造成很大影响。目前,雷诺持有日产43%的股份,并依赖日产的股息,不过雷诺在公布去年的亏损后,其股价仍然保持稳定。

  即使面临诸多困难,日产仍积极应对。据悉,日产正通过将股息削减至2011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并实施此前宣布的在全球裁员1.25万人的计划,从而试图释放资金,用于投资下一代技术,以保持在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等领域的竞争力。去年上任的日产首席执行官内田诚在日本横滨总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谈到:“不幸的是,我们的经营业绩比我们预期的要糟糕得多,我们在未来的投资还没有停止。为了保持增长,我们不得不取消股息的发放。”这些业绩和前景也凸显出内田诚所面临的挑战。

  此前,日产预计截至明年3月的财年中,其营运利润可以达到2300亿日元,但后来下调了这一预期。一年前,该公司的收入为3180亿日元,创下10年来的最低年收入。

  日产当前财年的总股息为每股10日元,包括之前的股息。去年5月,日产曾下调股息预期,半年后决定取消这次的股息预期。据了解,这是日产自2009年以来,首次暂停股息的发放,而当时整个行业都面临衰退。数据显示,该公司上季度的可流通现金流为负2560亿美元,而上年同期为负700亿美元。不过,该公司高管仍试图淡化外界对其消极现金流的担忧。日产负责全球财政和汽车销售融资业务的高级副总裁Rakesh Kochhar对媒体表示,资金不是问题,“如果我们需要借更多的钱,我们可以做到。在适当的时候,我们还会发行金融债券。”他说。

  数据显示,日产汽车最近三个月的营业利润为230亿日元,低于分析师平均预估的590亿日元。季度销售额下降18%至2.5万亿日元,低于分析师预测的2.7万亿日元。“没有魔法和良药,”彭博社情报分析师吉田达雄说:“他们将不得不大幅削减产量。”的确,日产所有核心销售地区的销售量和收入都出现了下滑,包括中国和日本本土市场。在其最大和最赚钱的北美市场,由于继续缩减折扣力度以提振利润,2019年日产在美国的销量同比下降9.9%至134.6万辆,利润比去年同期下降了25%,为216亿美元。日产首席运营官阿什瓦尼古普塔表示:“我们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他说,一旦未来两年推出八款新车型,“我们有信心把美国拿回来”。

  去年,日产的全球销量下滑8.4%,至518万辆,将其与雷诺的总销量拉低至全球第三,排在大众和丰田之后,这是该公司自2016年以来首次排在第三位。在截至今年3月的财年,日产汽车将汽车销量预期下调3.6%,至505万辆。同戈恩的恩怨相比,这一头疼的数据恐怕更令人着急。一方面,日产利润停滞不前,接近10年来的最低水平;另一方面,这也削弱了日产在日产-雷诺-三菱汽车制造联盟中的地位。否认所有指控的戈恩去年年底逃离日本的审判,乘坐私人飞机前往黎巴嫩。目前,这位前高管正在和日产汽车互相起诉。

  在多年的销售激励措施侵蚀了利润率,并促使企业购买汽车之后,内田诚表示,今后,日产需要重塑品牌形象,专注于吸引零售客户。(冯玉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